<menuitem id="3xl9d"></menuitem>
<noframes id="3xl9d"><listing id="3xl9d"><th id="3xl9d"></th></listing><del id="3xl9d"></del>
<span id="3xl9d"></span>
<span id="3xl9d"></span>
<strike id="3xl9d"><dl id="3xl9d"></dl></strike>
<ruby id="3xl9d"></ruby>
<span id="3xl9d"></span>
<strike id="3xl9d"></strike>
<strike id="3xl9d"><i id="3xl9d"></i></strike>
<span id="3xl9d"><dl id="3xl9d"><ruby id="3xl9d"></ruby></dl></span><span id="3xl9d"><dl id="3xl9d"><strike id="3xl9d"></strike></dl></span>
 
當前位置:首頁 > 團情快遞
當代城市青年新畫像
發布日期:2019-12-30     瀏覽次數:
 

10年前,廉思帶領課題組成員,在大城市發現“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蟻族”。10年來,他帶領課題組成員持續關注當代青年發展變化,深入“蟻族”“工蜂”等32個青年群體,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態、傾聽他們的核心訴求。

  “分析這些青年群體的數據,我們深刻感受到,在社會轉型的大背景下,城市青年群體在交往方式、工作形態、生活需求、壓力困擾等方面呈現明顯新特征!庇芍袊嗌倌暄芯恐行、中央團校和中國青少年研究會聯合主辦的第十五屆中國青少年發展論壇(2019)上,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廉思發布其課題組研究成果,基于對32個青年群體的研究,總結出當代青年整體狀況的一些全局性特點,嘗試從不同維度為當代城市青年畫像。

  新交往方式:獨而不孤、圈層社交、重塑認同

  “當一個農村青年到城市以后,他是有孤立感的!绷颊f,正是這種“孤”的現代化處境,讓年輕人有了建構新的“共同體”的向往,而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提供了這種可能。

  青年在保持自我意識獨立、探索自我興趣的同時,也在追求新的圈層聯結,這種趨勢被稱為“獨而不孤”。廉思解釋,所謂“獨”是保持自己的想法,維護私人空間,不戴面具;而“不孤”則是指向往被關注,向往有人分享話題與情緒,獲得社群中的交流與認同。

  年輕人常常以興趣、喜好聚集成一個個圈子,創造出屬于自己的話語體系并成為眾多網絡流行文化的發端。在廉思看來,正是這樣的圈層給青年以歸屬感、目標感、意義感和接受感。

  “我們看到抖音、快手上,一些手操的視頻能夠迅速形成幾十萬人甚至上百萬人的自組織平臺!绷及l現,以興趣愛好為結點的圈層化社交在青年中已初露鋒芒,“軍事”“古風”“虛擬偶像”等圈子五花八門。

  “圈層本身蘊含的格調與品位屬性正逐漸消解著傳統‘權力·聲望·金錢’三維的階層劃分標準,重塑著青年的群體認同與歸屬感建構!绷颊J為,越來越多的青年開始根據不同的品位與格調來識別彼此,判斷“圈層”,達成身份認同。

  新工作形態:依附性減弱、精力碎片化、時間稀缺性

  廉思課題組在研究中發現,隨著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年輕人生存的動力由“活下來”晉級到“有意義”,從事工作的原因不再是為了“掙錢”,而是為了“價值”。

  課題組研究發現,當代青年的職業發展和工作形態被打上了深刻的時代烙印,呈現出三個新的特征,即依附性減弱、精力碎片化與時間稀缺性。這些特征植根于社會運行的底層邏輯,被時代所形塑的同時,也彰顯著時代的趨勢。

  “當代青年的個體身份意識較強,在市場中依賴自我能力與社會資源謀生,組織更多地扮演著展示和加持個體價值的平臺,而非傳統意義上具有身份歸屬效應的‘單位’!绷颊f,年輕人更多自我決策、自我負責、自我行動。

  “當代青年的生活時空,被流動現代性所裹挾,難以有整段的注意力投入、經常被瑣事打斷、信息過載且單個任務的處理時間變短、閑暇與工作時間穿插進行互相干擾……”廉思介紹,年輕人不可避免地整體呈現“節奏快”“并行多”“協同雜”“全天候”的特征。同時,他們對時空的掌控感更強了。

  “不確定性與碎片化導致時間稀缺性!绷冀忉,當代青年的大量時間被用在處理場景切換與溝通協作之中,一些“家庭化”“模塊化”“即時性”的職業形態也應運而生。

  新生活需求:小世界的定制打造、陪伴確幸的體驗訴求、精致時空的自我規訓

  廉思分析,工作形態上的依附性減弱、精力碎片化與時間稀缺性三者共同作用,助推了當代青年生活需求的趨勢激變。

  “不確定性催生了小世界的定制打造!彼忉,對單位依附性下降的風險增加了青年對自我生活掌控感的需求,而身邊小環境恰恰是實現對生活掌控感的重要方式。青年選擇用全新的概念來定義自我的衣食住行!澳贻p人會覺得大大的世界不由我掌控,小小的生活卻因我而改變!

  他舉例,烘焙、花藝、香道等文化類興趣,都是青年用來搭建自我小世界,彰顯小世界的獨特性與自我屬性的方式!霸煲粋確幸的小世界”已經成為一部分年輕人的重要消費訴求,他們“為詩意生活而造”,希望通過將日常細節賦予情感和溫度,打造溫暖與儀式感的氛圍來對抗工作的茍且。

  其次,碎片化滋生了陪伴確幸的體驗訴求。

  “‘生有涯,而事無涯’的焦慮感由此而生,凡此種種都會令青年產生‘輕而不膩陪伴’的需求!绷伎磥,陪伴,是指需要閑暇時間的填充、焦慮情緒的緩解與自我空間的搭建;而所謂“輕而不膩”,則是與碎片化的特征相匹配,需要一種輕量化、易觸及的、不復雜的、簡單可依賴的小確幸和小陪伴。對于尚未進入家庭期的青年而言,“空巢獨居”與時空碎片化相互疊加,更加放大了對陪伴與確幸的需求。

  “稀缺性激發了精致時空的自我規訓!痹诮榻B中,廉思提到,隨著收入水平和生活質量的提升,青年不再盲目追求大牌,而是更注重生活本身的品質。如線上商店——網易嚴選、淘寶新選等,線下商店——名創優品。

  青年對時間的重視在生活行為上的另一種表現是催生了以節約時間、解放勞動為目的的懶系商品。

  新壓力困擾:職業前景模糊、住有所居期待、婚戀選擇多元

  新的變化必然產生新的壓力,廉思發現,年輕人在10年之內,職業發展、居住、婚戀三個方面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奮斗改變,則對未來生活、對社會制度就有期待,反之就會對社會制度產生質疑。

  就職業發展而言,信息技術的發展,青年就業創業面臨更多路徑,一些職業由于時間自由、收入高、靈活度大等因素,吸引著高學歷青年。但同時,仍有少部分具備勞動能力的青年自愿選擇不就業的生活狀態。

  這部分不升學、不就業、不進修或不參加就業輔導,終日無所事事的青年族群——“尼特族”值得關注,課題組根據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測算得出,14-35歲不升學未就業青年規模約為622萬人。

  青年婚戀作為重要一項被寫入《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廉思課題組曾經做過城市青年婚戀狀況調研,發現當代青年的擇偶標準更為多元,且更注重配偶的性格人品等內涵性的標準,也注重對方學歷、身體狀況、年齡等問題。但同時,家庭情況這一較為傳統的擇偶標準仍是人們較為看重的標準,且“外貌協會”“愛美”等非理性標準也仍存在。

  然而,廉思也發現,現實生活中,青年工作時間長,職業壓力大,沒有過多精力和時間尋找對象和經營感情,從而陷入“婚戀難”的困境!扒嗄暾谝罁》織l件如價格、戶型、面積以及子女教育資源等因素來建構婚姻上的‘區隔性’,并以這種‘區隔性’來進一步確認自己的身份”。

  做好青年工作關鍵要解決好青年核心訴求

  課題調研時,廉思給大家定了個規矩——深度入場、共情交流、抽離研判。比如對快遞小哥群體進行研究,至少得先跟著他們跑完一天。

  “要研究他們,首先你得站在他們的視角、體驗他們的生活!痹诹伎磥,這既是向調研對象表達自己的誠意,也讓自己能夠理解調研對象的人生抉擇。調研是要腳下粘著泥土的,不是簡單發個問卷、做個訪談就可以完成的。只有走進不同青年群體的生活場景,了解他們每個選擇背后的考量因素和人情冷暖,才能作出真正符合實際情況和中央需要的研究成果。

  懸停在城鄉之間的蜂鳥,是廉思課題組對快遞小哥的定義。他解釋,快遞小哥回到家鄉收入不高,在大城市也難以融入,就像懸停在空中的蜂鳥。蜂鳥是唯一可以懸停的鳥類,他們不斷地拍打翅膀,讓自己不跌落而下。

  讓廉思和課題組成員印象深刻的是,訪談中曾遇到一個35歲的快遞小哥吳某,從2002年就和妻子帶著不滿百天的孩子“北漂”。盡管他們勤奮、努力,對美好生活充滿向往,但是現實對他們依然嚴峻。

  因為沒有北京戶口,吳某最發愁的是上五年級的兒子不能留在北京上學。他兒子對滑冰感興趣,兩年前,學校開始組建短道速滑隊,小吳成為第一批加入的成員,如今個人排名在區里也能達到五六名。

  中學招收體育特長生一般只要前五名,為了能夠留在北京上學,吳某必須更加努力送快遞,給孩子交課余指導費用。

  “通過我們的作品,讓弱者發聲、發光,讓每個人都看到跟你生活在同一個社會、同一個社區的人,正在為生計打拼,生活中也有不如意,自己也就更珍惜現在的擁有,更愿意去幫助他人,也激發出奮斗動力!绷紡娬{,這種看到其他群體共情、共理的“通靈感”是做好社會科學研究的基礎。

  怎么做好新時代的青年工作?

  廉思認為,關鍵是青年的核心訴求能否通過個人努力奮斗得以實現!奥殬I發展、婚戀家庭和住有所居是影響青年的核心變量,這些重大問題解決不好,單純的說教很難真正觸動青年”。

  他提醒,做青年工作,要把具體的事情做好,還要講好故事。不能光說不干,也不能只做不說。這對于青年工作者的組織動員能力、思想引領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國家出臺了《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就是要解決青年政策的協調性問題。如何推動《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落到實處?廉思分析,要以國家規劃為指導,深入實施青年優先發展戰略,將分散于不同黨政部門、群團組織和社會中的青年政策,納入整體性的政策框架中予以系統推動,形成強大協同合力,體現優先次序。這其中,共青團替年輕人發聲的功能要發揮出來,讓國家對于青年的訴求有更為即時準確的了解,有時候年輕人的一些訴求國家現階段無法立即滿足,共青團也要及時向青年解釋!皥F組織的橋梁紐帶作用要發揮好”。

  多年青年群體研究,廉思最自豪的,不僅是在做學術研究,也是在通過自己的課題研究,帶動課題組的學生觀察、體驗不同群體的生活,推動人和人之間相互理解。

  廉思還記得,每次調研之后都要和課題組學生座談。對快遞小哥調查后,有個學生表示“再也不沖快遞小哥發火了,他們真的太辛苦了”。在廉思看來,這很重要。一個研究生,通過這樣的調研,不僅在學術上有收獲,而且對他今后的人生觀價值觀產生了積極的影響,這才是更為深遠的意義。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杜沂蒙 來源:中國青年報




 
 
山东11选5走势图